妻子的头竟然被老公一口咬掉!

2016-08-11 来源: 平安定海 编辑: 佚名
A+ A-

一只寄生兽进入了人类的脑部,占据了人体,第二天早晨,他吃掉了宿主的妻子的整个头颅。本片讲述了一种奇异的生物来到了地球上,他们占领了人类的头,然后不断地吃人。因为社会上大量出现碎尸案件,人类才开始发现这一恐怖的事件。本片的主人公泉新一是个高中生,一只寄生兽也钻进了他的身体,却没有进入脑部,只同化了他的右手。泉新一开始和寄生兽彼此依靠,与大量敌人战斗。

1.jpg

《寄生兽》里面到底思考了什么?人类存在的价值?人类与异种之间的关系?不,远不止这些,不管怎么样,岩明均思考了很多,很深刻。《寄生兽》可能不是第一部思考了这些终极问题的漫画,但我想它一定是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拿捏得最好的一部漫画。之前看过《彼岸岛》,也是一部相当了不得的作品,对于生与死、人与异类的问题看的相当的透彻;然而很可惜的是,到了《彼岸岛最后的47天》,它已经开始变为了一部单纯的杀戮漫画,人类走向了正义的极端,吸血鬼走向了邪恶的极端,失去了最初的那份思考。

2.jpg

《寄生兽》是不一样的,它并没有单纯的贬低寄生兽这一对我们人类来说恐怖的存在,也没有单纯的拔高人类杀戮寄生兽这一行为。岩明均特意将泉设置成寄生兽和人类的结合体,为的就是从这一无论被人类或是寄生兽发现都会被追杀的个体中,客观的将寄生兽与人类之间的生存争夺战展现出来。虽然是主角,但是泉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见证者”的角色,这一点在市政府大楼的屠杀一段表现得尤为清楚。

从本质上来说,泉被寄生之后就已经开始作为一头“野兽”在这处处不容他的社会中生存,他所杀死的寄生兽无非是要危害他的个体而已,因此他并没有杀死田村玲子,这只是作为一头“野兽”的本能。母亲被杀算是一个转折点,之后的他变得更不像是一个人类,“野兽”本能已经完全觉醒。也恰恰是这头存在于寄生兽与人类之间的野兽,才是这个故事,最客观最完美的讲述者。

人类在《寄生兽》中貌似是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事实一目了然,没有这么简单。直到市政府屠杀之前,貌似是这样的,人类不断的被杀死、吃掉,如此循环,确实是血淋淋的事实。但是在市政府大楼,人类又干了什么呢?他们干的事情,和寄生兽开始出现以及之后所干的事情,有什么不一样呢?这样说恐怕不妥,但是人类确实仅仅只是没有任何目的的将寄生兽、甚至自己的同胞屠杀,而寄生兽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已,况且他们已经在尝试通过不杀人来生存下去,而人类甚至都不愿意尝试和平。

杀死威胁生命的害兽需要什么目的呢?这个问题从人类的角度来思考是不会有答案的,更进一步说,我们没有资格以自己的角度来思考其他物种的思想。寄生兽为了生存杀死了少数的人类,但是人类为了生存却杀死了全世界不计其数的动物,动物就一定是冷血无感情的?人类就一定是无辜的?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岩明均的答案已经通过没有感情的右给出了:“新一,‘恶魔’那东西,我已经在书本上查到了,但我认为与这词语意思最接近的是‘人类’,人类杀害很多动物作为食物,而我的同类就只是吃一两种动物。”

我想在岩明均的眼中,人类是不如寄生兽的。寄生兽仅仅是为了生存而杀人,但是人类呢?姑且不提市政府事件中误杀的人,也不提那个杀人犯——这明显是被设置为了一个比寄生兽更为恐怖的存在,抛开漫画,看看我们周围的现实吧。我们屠杀大象仅仅为了两颗牙齿,屠杀海豹仅仅为了一张毛皮,而那个杀人犯——令人不敢相信这种人真的是在现实中存在,屠杀同类,仅仅是为了娱乐!

这是令人胆寒的,人类俨然成为了整个地球的主宰者,目空一切,俨然一副新纳粹的模样。“连自己都不好好爱自己却说要保护自然,这是矛盾的。”漫画中通过寄生兽之口不断强调的“我们可以比你们更可以保护这个自然”,这句话真的错了吗?嘴上说着保护自然,而实际行动却令人错愕,这就是自认为高明许多的人类的所作所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寄生兽?看起来一目了然的问题,到了现在却变得难以回答。

 1 2 下一页
  • 军事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体育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