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女强人的背后情感世界

2016-08-10 来源: 平安定海 编辑: 佚名
A+ A-

Jack三十三岁一家广告公司的女老板

坐在沙发左边,身穿黑色猎装,一副中性流行打扮的Jack,利落地吐着烟圈首先开口:“如果我是阿珍,想过好日子,好好工作,努力挣钱就行了呗。”

在Jack眼里,有钱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在物质日趋丰富的今天,人们讲究生活质量,追求生活的概念、时尚、格调、品牌、个性……而要达到这些,除了要求有良好的文化素质外,还必须具备有不错的经济基础。

经济基础是什么?说白了,那就是能为人买到世界上最贵的衣服,最美的珠宝,最好吃的东西,最豪华的汽车,最有气派的游艇……买到在一大堆私人营养医生、私人教练指导下得来的健康,买到私人美容师专心保养下、私人化装师精心描画下的美丽……买到人所能想象到的最高质量生活的东西。

“钱能买来东西,钱还能买来快乐。”这是Jack的消费体会。

Jack曾经也尝过口袋没钱的滋味,她认为以前她花钱,多是购买物质生活必需品。而现在除了基本的生活需要,她还会购买文化艺术、购买旅游观光、购买精神享受、购买审美体验,甚至花钱购买一种气氛、一种心情。就像她曾做过的,花钱坐飞机到巴黎看一场高水准的歌剧,花钱到日本欣赏传统的艺伎表演,花钱买一套精装版的中国四大名著……而这种花钱购买所得到的不仅仅是一出戏,一本书,还是她在追求生活品质功能的诉求得到满足后,享受到的快乐体验,品味的生活乐趣。因此,Jack认为,消费是幸福的,花钱是她愉悦自己,放逐心情的生活方式。

“君子爱财,但得取之有道。”这是古人说的理,也是Jack的坚持。Jack认为渴望有钱也得靠实力打拼,不可做违法的事,不然,钱挣了,人也入了监狱,没命享,那这样的钱还挣来有什么用。钱是要使用,才能体现出钱的价值。同样,女人也不可靠男人养。因为,女人只有用自己挣的钱,才能使用得随心所欲,不需看别人的脸色。所以,在生活中,Jack拼命地工作,拼命地挣钱,只为了能够也能享受拼命地花钱。

“女人要工作,要挣钱,可有钱的女人不宜结婚。”Jack认为有钱女人的婚姻,容易建立在欲望诱惑之上,很脆弱。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这句话表明,女人不论要在取得财富,还是要获得成功,都须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如果女人要保护自己拥有的一切,不被他人通过任何方式来分割的话,那么,她就不要结婚。因为婚姻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一种对彼此生活、彼此财产、彼此私密的分享。“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既不能舍,就不要期望得。”这话是Jack说的,所以她选择挣钱,但不结婚。

千惠四十一岁一大型餐饮集团老总

听了Jack的话,千惠摇晃着杯中和着柠檬与冰块的美酒,连连摇着头说:“圆代表完整、美满,阴阳相合才能组成八卦的圆,不结婚预示着缺阳,既成不了圆,那又何来的完整、美满的生活啊。如果我是阿珍,有那么爱我的男人在等着我。我一定会义无反顾地辞职回乡,和他结婚!”

11551361_293506.jpg

有人说过,即使是“女强人”式的生命个体,也一样有孤独和脆弱,也一定需要另一半来支撑。更别说人人都以为她想当个女强人,可事实上,她最想当的是家庭主妇的千惠。

千惠对结婚的向往,源于她对家的渴望。她是个孤儿,从小就缺家少爱。当同龄人还在母亲的怀里撒娇时,她已经开始自己照顾自己。当同龄人还在上学的时候,她已经要靠打工自己养活自己。千惠说过,男人喜欢小鸟依人,她也希望能当个那样的小女子。可现实,不允许她这样,生存更是逼迫她成为能干的女人。能干,为她赚来了一桶又一桶的金子,但也为她赶走了一个又一个喜欢她,但在经济实力上不如她的男人。只因,在女人必须弱于男人的狭隘传统观点下,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不想娶一个比自己能干,也比自己更有钱的女人当老婆。以免被女人主宰,也以免有“傍富婆”,靠女人吃软饭之嫌疑。

千惠不停地挣钱,却过着节俭的日子。衣能穿就行,食饱肚便可,从不乱花一分钱。以前,她这样做,是因为她年轻时吃够了没钱的苦,她不想等她有了家后,自己家里人也吃这种苦。那时,她的钱是为以后的家存的。可现在,她这样做,仅仅是因为一种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如果我是阿珍,我绝不会为挣钱而放弃成就一段好姻缘的机会。钱是死的,人年纪老点的时候再挣,也不迟,可人是活的,是会老的,不然———”千惠虽然没再说下去,可大家都明白她省略的那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说,不然到了她现在的这个年龄,不要说成家,就是恋爱,她也已经输不起了。

千惠酸酸地说道:“在家吃饭时,偌大的饭桌边就只坐着我一个人,那种孤寂的感觉,每回一想起,就感到凄凉。当丈夫背后的女人,是被现代女人所唾弃的,可在我看来却是一种奢望的幸福。”

结婚,是千惠一直想圆,却圆不成的梦。如果有来生,千惠决定,她一定要投胎到一户小康之家,当个像菟丝花般柔弱的女孩,然后轰轰烈烈地谈一次恋爱,结一次婚。

菲菲二十九岁几间时装店的女老板

看着有点伤感的千惠,美丽得有点妖冶的菲菲接过话题继续说下去:“我同意你的话,女人需要结婚,我也同意Jack的话,女人需要钱。”看到千惠和Jack都疑惑地望着自己,菲菲得意地说:“如果我是阿珍,我就会趁着年轻,去选美,去众人面前挥霍我的美丽。”

W020140526370023717024.jpg

当美丽成为品牌,女子便能以“姿”为本,踏上通向成功的捷径。而选美活动则是提供这样一个机会的平台。“不会利用自己的漂亮的女人,不是聪明的女人。”风情万种的菲菲就是个很懂得利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道理,通过借助自己美丽的优势,获得工作单位的重视,取得与生意投资方谈判的机会,在各种公开场合赢得公众的青睐……

菲菲认为女人要工作,但不可像男人一样地工作,否则,会减少女性魅力。对男人而言,女人的特别就在于她是女人。从古至今,男子重色,女子爱才(财)。漂亮的女人如果要想获得更多人的青睐,得到更多男性的帮助,那么,她最好藏起聪明,再装装糊涂,然后利用“英雄爱美女”的男人特性,不是去跟男人力争,而是让男人替她办事——这样事半功倍,可省下不少力气和时间。

“女人的终极目标是找个完美的老公。”菲菲坚持,美貌是好本钱,但红颜易逝,再漂亮的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一定要找个男人结婚。只是,这时,女人吸引她丈夫的应该不再是漂亮,而是岁月给予她的成熟,是工作、学习赋予她的才华。

“美丽是社交场上一张有用的名片。如果我是阿珍,我要在男人堆里,像鱼一样游刃有余地游着,直到找到我的归宿。”菲菲说。

夜结束了Jack、菲菲、千惠的话题。在黑人歌手略带忧郁的蓝色曲调中,她们离开了,只留下那张还带着她们体温的大沙发静静地躺在角落里,孤独地回味着空气中残留下的,仅属于她们的味道,有点甜,有点酸,也有点涩……

  • 军事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体育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