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洋魔女”川岛芳子身世之谜,为何会成为间谍?

2016-08-10 来源: 平安定海 编辑: 佚名
A+ A-

2008年6月28日,溥仪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正在天津举行,关于川岛芳子生死之谜的考证成为会上的一个话题。坐在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庆祥右边的人是努尔哈赤第十一世孙,名字叫爱新觉罗·德崇。

话题的讨论刚开了个头,德崇先生便在一旁轻声感叹道:“咳,这个事儿啊,我们早就知道!”王庆祥当即愣了一下,莫非川岛芳子替死之说果然是事实?

崇德说,川岛芳子当年确实未被处死,1955年,她曾到过沈阳皇姑屯三义栈胡同的大院内,而当时,崇德一家便住在这里。

“1955年的冬天,确实有一位穿‘棉猴’、围围巾的女人来到我家,父亲叫她‘壁辉’。当时我十二岁,记得她跟父亲使用满语夹着日语讲话的。后来,十七岁的溥贤姐姐跟我讲,那天来家的壁辉有能耐,连死都有人替。”

从军阀混战的年代,一直到日本战败投降,都可以看到川岛芳子这个名字在这段历史中神秘地忽隐忽现。使人们极尽猜疑。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喜欢穿男装?日本人为什么利用她却又不信任她……

上周六,记者前往长春,就诸多不解之谜采访了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庆祥,作为“川岛芳子生死之谜”课题组顾问、《川岛芳子生死大揭秘》的主编,王庆祥讲述了川岛芳子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的惊天过程。

谜一:谁给她的成长定了性?

川岛芳子原名爱新觉罗·显玗,是大清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她自小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善耆对其甚是喜爱,遂取名为显玗。“玗”是善耆根据满语“十四”的谐音而自创的汉字,意为“似玉的美石”。

1912年,清廷退位,肃亲王善耆不甘心祖业就此失去,筹谋了一系列的复辟活动。其中一个重要的动作,就是把自己所有的子女都送到国外去,其中绝大多数去了日本。善耆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这些儿女去国外寻找靠山,以完成复辟大业。

就这样,年幼的显玗穿上日本的和服,东渡日本,父亲将她过继给了自己的一位日本朋友——川岛浪速。临行前,善耆语重心长地嘱咐显玗:“别忘了你的根在中国,你的祖业在中国。”更深刻的话没有说,孩子还太小,说多了她也不会理解。

到了日本,川岛浪速便为显玗取了日本名字“川岛芳子”。此时,芳子年仅六岁,未接受过任何系统的教育,可谓是一张白纸。

川岛浪速就在这张白纸上涂写武士道精神、军国主义思想,种种残忍、暴力、专制思想侵蚀着芳子年幼的神经。仅仅几年,这位在大清皇家礼仪中长大的格格就开始变得蛮横无理、泼辣放肆。

读完丰岛师范附小后,15岁的川岛芳子进入松本高等女校。

上学的路途并不远,可芳子却坚持骑马上学。尽管学校并没有禁止学生骑马上学的制度,但无拘无束的芳子却经常以此扰乱学校。有时,她干脆把马牵到教室里,牵到老师的讲台上,致使课堂混乱一片。学校找到川岛浪速,希望他管一管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儿,川岛浪速表面答应着,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两句,任由芳子横蛮地成长。

谜二:芳子为何拒绝初恋?

18岁时,芳子出落成一个惹人迷恋的姑娘。这对于川岛浪速而言,成了一种诱惑的同时也成了一种威胁。他担心有朝一日川岛芳子被人夺走。所以,每当芳子与异性谈笑,都会遭到养父的白眼或是训斥。

芳子有一个初恋情人,叫森山英治,是留苏学生,外形俊朗,有着满腹的理想与抱负。邂逅芳子后,芳子开始喜欢上这个有为青年。

一个夏日的晚上,森山来到了川岛家。川岛浪速未在家,芳子将客人请进了客厅,两人兴致勃勃地攀谈起来。森山英治谈论的很多话题是芳子从未接触过的,感觉十分新鲜,对森山更增添了几分好感。

突然,川岛浪速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二人面前,朝着芳子大吼:“这里是你该出现的地方吗?”芳子大惑不解:“难道要让客人一个人坐在这里等吗?”这一反问,让川岛浪速更为恼火,挥手便向芳子打去。森山立即起身护住了芳子,这更让川岛浪速怒不可遏,森山被赶了出去。随后,川岛对芳子说:“送你到日本来时,你父亲交代说,你终还是要回到中国的。他也好、我也好,都不希望你留在日本,中国有需要你做的事情。”

几天后,森山趁川岛浪速外出之际再度来到川岛家,希望芳子能跟他走,摆脱“噩梦般”的生活,两人一起去寻找光明的未来。然而,芳子却拒绝了:“请原谅,我不能和你走。”森山还想说什么,芳子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谜三:养父让她“清算了女性”?

1924年10月6日晚上,川岛浪速让芳子到书房里来,说有一幅中国名画要芳子欣赏。芳子进了书房,川岛浪速随即按下了门锁。

10842912_964871.jpg

芳子没有想到这一反常动作暗藏的凶险,以为或许是这幅中国画太珍贵了吧。

川岛浪速锁上门后,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芳子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说:“父亲,请把画拿出来吧!”川岛浪速这才移开了视线,从锁着的柜子里捧出一个紫檀木盒子。

芳子打开盒子,将画轴小心地拿出来,这是一幅宋代的山水,画得很有气势,川岛芳子立刻被画吸引住了。

川岛浪速走到了芳子的身后,嘴贴在芳子的耳边,轻声问:“你考虑过你的人生大事吗?”川岛芳子愣了一下,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感觉:“没有,父亲。对我来说,这一切或许都是不真实的,我很清楚我来日本的意义。”

川岛芳子转过身,见川岛浪速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镜片后边的两只眼睛里明显有一种炽热的东西在燃烧。芳子刚觉出不对,川岛浪速猛地一下把芳子死死搂住。“不,父亲,不,请别这样。”川岛芳子抓着川岛浪速铁箍一样的手臂,一次次试图挣脱,可一次次失败了——川岛浪速强奸了她。

川岛芳子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自己的养父,她曾想过自杀,也想过就此离开川岛浪速,但她终还是留在了养父身边,并从此开始以男装示人。她在后来的手记中对此只有一句隐晦的记录:这一刻,我彻底清算了女性。

川岛芳子的哥哥宪立回忆,川岛浪速曾向他说过这样一段话:“你父亲肃亲王是位仁者,我是个勇者。只为仁者,难得天下,光做勇者,亦将失败。我想,如果能将仁者与勇者的血结合在一起,所生下的孩子,必然是智勇仁兼备。”

这大概就是川岛浪速强奸芳子的解释吧。

谜四:大清格格怎么成了汉奸?

1927年,回国后的川岛芳子与蒙古巴布扎布的儿子甘珠尔扎布在旅顺结婚,而后随他去草原生活。然而,这桩政治婚姻并未能持续多久,因为芳子发现,甘珠尔扎布胆小懦弱、不思进取,依靠他不会有什么作为,对自己完成父亲的遗愿没有帮助。婚后不久,川岛芳子便从草原不辞而别。

t0150b2fbb28c5b6a6a.jpg

随着张作霖越来越不听话,日本人决定除掉张作霖。1928年春末,日本军方召见了川岛芳子,向她介绍了整个计划,并希望她尽快查清张作霖由北平返回奉天的准确时间。

为什么选择川岛芳子?一方面,按照善耆的设想,东北和蒙古独立出去就可以作为复辟大清的基地,而张作霖在东北的势力日渐强大,明显成了善耆复辟梦中的最大阻碍。所以,日本人认为川岛芳子与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另一方面,川岛芳子对男人有一种杀伤力,行动起来更有效果。

随后,川岛芳子请求与张学良密谈。然而,张学良因为要务缠身,委派自己的一位副官接待了她。川岛芳子施展美色,这位副官瞬间就被芳子所征服。就这样,川岛芳子轻而易举地从副官那里了解到了她所需要的情报。

川岛芳子自认为就此踏出了复辟大清的第一步,而事实上,却成了背叛祖宗的汉奸。

谜五:是她引发了“一·二八”事变?

参与了皇姑屯事件后,川岛芳子迅速蹿红,日本媒体称其为“东方的玛塔·哈里”。玛塔·哈里是二十世纪著名的女间谍,擅长色诱骗取情报。但芳子本人对这一称谓十分排斥,于是日本人又称她为“男装丽人”。“九·一八”事变后,川岛芳子结识了时任日本关东军沈阳特务机关长的土肥原贤二,屡屡被委以重任。1931年11月10日的深夜,土肥原贤二秘密把溥仪从天津接到大连,准备建立伪满洲国。为了转移公众视线,他将川岛芳子派往上海,与当时驻上海的田中隆吉会合,阴谋在上海制造一起事端。

早在1930年10月,在上海的一次宴会上,23岁的川岛芳子认识了37岁的陆军少佐田中隆吉,两人很快地苟合在一起。

如何在上海挑起事端?这对川岛芳子和田中隆吉而言并非难事,川岛芳子说:“我认为挑起事端,莫过于制造中日双方的流血事件。如果能死几个人,效果就更好了。”

川岛芳子认识上海三友公司一个名为吴平的员工。她找到吴平,声泪俱下地控诉自己去妙法寺游玩时,遭到了几个日本和尚的调戏。吴平顿生怜香惜玉之心,说:“我替你出气,这就去教训一下他们!”

资料记载,1932年1月18日午后4时左右,当5名日本僧侣像往常一样从三友公司门前走过时,忽然从大门里冲出20多个手拿棍棒的中国工人,向日本僧侣大打出手。在这次袭击中,有3名日本僧侣受了重伤,其中一个叫水上秀雄的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水上秀雄死亡的当天下午,川岛芳子来到侨居上海的日本人组成的青年同志会。伪称被打死的水上秀雄是她的一个亲戚,又是声泪俱下地请求这批日本青年为她复仇。于是,30名青年同志会的会员组成了“支那义勇军团”。经过周密布置之后,于24日夜对三友公司进行了袭击。双方一场恶战,互有死伤,拥有上千名职工的三友公司厂房在这次事件中被日本人放火烧毁。

如此,中日两国间的对立由这两起相互袭击事件而发展到了一触即发的状态,世界各国的注意力也由中国东北移到了上海,四天后,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

  • 军事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体育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