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秘闻:张作霖非汉奸,反而是抗日英雄?

2016-08-10 来源: 平安定海 编辑: 佚名
A+ A-

长期以来,网上一直流传着张作霖不畏日本,力争国权的段子。如说一次日本人向张作霖求字,张在落款时将“手墨”写成“手黑”,并解释说:“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而在近日热播的电视剧《少帅》中,张作霖面对日本人的威胁,也常常表现得很有“英雄气概”。这种艺术塑造,并不符合历史事实。

东北在清末即已成为日本势力范围,崛起于辛亥革命后的张作霖,若想主政东北,唯有同日本合作。1912年1月,张作霖拜访日本驻奉天(今沈阳)总领事落合谦太郎时,表达了自己反对革命的立场,“本人认为与其将东三省委于南方人之手,勿宁让予外人更为了当。当此时刻,日本国如对本人有何指令,本人自必奋力效命”。2月,张作霖再次向落合表示,“吾人现已失去应为之效忠之皇帝,则依附同种之日本,乃属理当然。”几番示好后,张作霖终于获得了日方的信任。

在张作霖统一东北的过程中,日本援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16年,为帮张作霖整顿奉天省(今辽宁省)财政,日本从朝鲜银行奉天支行借给其300万日元。在张作霖同冯德麟争夺奉天控制权、向孟恩远争夺吉林地盘时,日本都站在了张作霖一方。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军大将吴俊升说:“此战产生现在的结局,全靠日本人和日本政府的帮助。”尤其1925年,郭松龄反奉时,关东军更是直接出兵,才让张作霖转危为安。

张作霖被日本扶植成“东北王”后,其顾问菊池武夫判断,“得陇望蜀是人之常情,尤其他更是如此,一旦取得大的势力之后,必将起取天下之心。事至此步,(他)更需要我们的援助,即使举全满蒙之权利而出卖之,亦在所不辞。而在他遭到失败时,我深信更会如此。”日本人眼里的张作霖,为个人野心不惜出卖“全满蒙之权利”。

所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张作霖在获得日本支持的同时,也以实际行动配合着他们在东北的扩张。当时日本人甚至评论说,整个中国“只有满洲完全处于排日圈子之外”。

首先,帮助日本发展“中日合办事业”。如1913年,满铁(即“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日本在东北的官办企业)想要开采辽阳、鞍山等地铁矿,张作霖建议日方使用个人名义开办企业,以掩人耳目。他表示,“为了这些事业能够办成,本人也将不惜给予相当的协助。”后来通过中日合办的“振兴公司”,满铁获得了鞍山铁矿的开采权。1916—1920年,日本为“中日合办”企业投资由2800万日元,增加到了4亿日元。所谓“合办”,“实际上与日人单独经营无异,因为日方在企业中所得份额一般都会远远超过其应得之份,中方多得的股份,常常不过是森林、矿山等自然资源,或者日方不能合法获得的部分”。

62555a190c7ee9e2e31616783d804f59.jpg

其次,为日本在东北购买土地提供便利。张作霖对日本人说,要获得东北的土地,不需要北京政府的同意,他就有“有效的许可办法”。因此,日本在东北合法地购买了大量土地。如满铁以建厂为名,在1917年买了东北415万平方米土地,1918年又买了36万平方米,其中用于建厂的仅161万平方米,剩下的都被用于建立街道、住宅、医院、学校等。

第三,任用日本顾问,方便日方获取东北情报。从1913年—1931年,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共聘用日本顾问18人。这些顾问总是“献策”,“这个‘策’就是同日本‘和平’相处,同时他们又表示他们是‘爱护’张作霖的”。但日本政府密令这些顾问:“你应当设法使奉天省的军事设施效法帝国的军事设施,以便使中日军队在紧急时刻能够彼此合作”“你必须努力向本部提供关于奉天省的军事、内政、交通、财政经济、地理资源和列强势力的情报”。如张作霖的顾问贵志弥治郎,同时也是关东军驻奉天特务机关长。

郭松龄反奉时,张作霖和日本签下密约,同意“日人在东三省和内蒙古东部享有商租权;将间岛地区(延吉等4县)行政权移让日本;延长吉敦铁路,使之和朝鲜铁路接轨;准许日本在洮昌道各县开设领事馆”等。1927年10月,张作霖在中国北方的统治摇摇欲坠时,日本又迫其签下了《满蒙新五路密约》,获得了修筑贯穿东北铁路的权利。这些密约后来成为张学良同日本交涉时的重大障碍。

一方面,在同日本的“合作”中,张作霖向日本出让了大量东北利权。另一方面,张也不甘心只做一个日本的傀儡,更不愿背上“卖国贼”的骂名。故而在羽翼丰满之后,张对日本也曾有所抵制。

201351311311351.jpg

张作霖在东北广泛投资企业,与日本争利。如1916年,日本在东北有31个电力公司,中国只有5个,而在1923—1927年,奉系一共建了20家电力公司,打破日本垄断。东北铁路原本大都为日本和俄国所有,张作霖地位巩固后不顾日本反对,自建铁路网,1921年时东北属于中国的铁路仅有58公里,到20年代末,已有1186.4公里,致使满铁收入大幅下降。张作霖还向日本以外的西方国家购买军火,并希望将美、英势力引进东北,改变日本独霸东北的局面。

在与自身利害相关的重大条约上,张常常采取拖延、耍赖等方法,让日本无法如愿。袁世凯签订的“二十一条”和其复约中有很多关于东北的条款,张作霖暗中下达密令,加以抵制。上面说到的郭松龄反奉期间,张作霖同日本签订的密约,以及关于“满蒙五路”的条约,都长期没有兑现,日本内阁和关东军对张作霖很不满。

日本原希望奉系在关外发展势力,维护其在东北的利益,但羽翼丰满的张作霖一心要扩大统治,甚至统一中国。1928年4月,面对北伐军的凌厉攻势,奉军节节败退。日本担心战火被引向关外,遂警告张作霖:“将来奉军败兵如经山海关,军须将其缴械”。日本催促奉军尽快返回东北,并索要更多特权,而张作霖希望日本能支持他继续留在北京。至此,日张矛盾彻底激化。关东军遂策划了皇姑屯事件,炸死了张作霖。在河本大作看来,除掉张作霖后,第一,奉系会四分五裂,因为“他们只是喽啰和头子的关系结合的私党”;第二,奉系崩溃,“从而引发满洲大乱”;第三,满洲大乱,“将成为于东三省建立新政权之契机”。也就是说,关东军计划趁张作霖死后的东北大乱,实现“满蒙独立”。

综而言之,将张作霖塑造成不畏日本、力争国权的爱国军阀形象,并不符合史实。为自身利益,张曾向日本出卖东北利权;同样,为了自身利益,张也曾抵制日本对东北利权的进一步渗透。

  • 军事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体育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